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来者不拒全互关。
也不是矫情,就是会有安全感。

 

旧金山


*阮奕信x钟逸伦

*大学生设定

*这是一段旧稿加上刚刚的添补。如果有以前看过前半段的不要介意,这是我改我自己写的东西,冷圈不易,请雷避谢谢orz。(当然,这个故事本身和旧金山没什么关系。)






那个深秋的雨水太多了,道路的裂缝里都是浑浊的夹杂着尘土的雨水。

阮奕信记得那天是个傍晚,和普通的傍晚别无二样——下着半吊子的小雨,断断续续。放学路上骑着自行车的少年们一只手撑着雨伞,一只手稳着方向,还时常朝着水坑里猛冲,故意地溅起水花,又不免引得路上行人的一阵破口大骂。

远处的一处大钟突然地朝着沉闷的空气敲了六下。

阮奕信焦急地朝十字路口的方向张望着,人影寥寥的街道以及无用的跳动着的红绿灯,短暂的晚高峰过后小城瞬间凄清了好多,就像个被丢弃了的易拉罐头,金属材质的废品。

一盘火锅料,一盘青菜,一盘豆芽,一盘粉条,一盘肉丸。
还有,鱼汤火锅底。
阮奕信盯着汤底翻出的小气泡,脑子里有些发愣。

终于,那颗毛茸茸的头忽的从路口的尽头冒了出来。

头发的主人一路小跑着,背着塞着吉他的大包,像个小孩似的跳过了水坑,差点一个踉跄摔倒。阮奕信透过落地的玻璃窗看着他急匆匆的模样,突然想笑,又立刻忍住了疯狂上扬的嘴角,往锅里放了几个鱼丸。

“我没有…没有迟到。”突然一个圆圆的脑袋凑了过来,“还有…十秒钟。所以我没有…迟到。”支支吾吾中带着理直气壮的意味,钟逸伦擦了擦眼镜上的水珠。

阮奕信看了一眼对面清晰的发窝,用手敲了敲钟逸伦的脑袋。“我知道了。不过你好像忘了我是法国东北人。”

钟逸伦一脸懵逼地抬起了头,对对方突然谈及这一点表示了疑惑。

直到,这个死乞白赖却不想明说,假装优雅内心似火的法国佬指了指自己的左脸颊。钟逸伦突然“噗嗤”一声笑了出来。他把眼镜摘了下来,跑到了对面,轻轻地亲了一下法国佬。

“可以了吧。”美国小伙莫名骄傲地扬起了下巴。

法国佬愣了一下。
接着把衬衫的扣子打开了几个。

“嗯。可以了。吃饭吧。”





注:

*只要非正一直在,那就一直在。







  18 4
评论(4)
热度(18)

© 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