此号已注销

这个账号权当纪念一下我和胡艺文如何从朋友到绝交的一个历程吧。以后的路各自安好,反正以后大家也不会在启东发展的,以后见面的机会也很少。同学聚会我也是不会去的。所以没啥了,就两百多天了。
高三加油。

 

A Heathen



异教徒

主罗戴厄,微螺丝鱼

BGM飞行员-《Heathens》

AU-架空变种人平行世界







战争是所有事情的父亲。

                             ——赫拉克利特











“杀了那个异教徒!”


有人嘶吼着,举着拳头在空气里挥舞着,仿佛这一刻他们都是十字军,他们在东征,在磨灭这个世界上所有不合理之处。


这本是没什么关系的,至少对于克里斯来说,一帮疯子的聚集并不会吸引他太多的注意力。比方说镇上的人不会因为几条狗处在发情期时淫荡地乱叫而感到恼火,谁都知道,活在这种地方人和畜生总得相互体谅的。

 

所以他在没事经过那儿的时候,就随便瞟了几眼,胡乱地凑凑热闹,想瞧瞧这次的倒霉鬼又是谁——


是一个蓬头垢面的男孩,看不清长什么样。瘦小的身体窝在纯黑的破烂的大衣后面,场面有些滑稽,似乎是一年一度的马戏团演出里被训斥的黑猫。

一种糜烂的伤口上的血腥儿味浓重了起来。他们开始抽打他,叫骂声欢笑声融为一体,黏稠的口痰让人直反胃。克里斯捂着脑袋,从人群中钻了出来,一头撞到了身后的高大的又醉醺醺的男人。


“他娘的你撞疼我了,臭小子。”

克里斯不顾他的话,立马就问:“这人怎么回事儿?”

“好像是一个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的流浪汉,我也就听人说,他信伊斯兰教的。”

“喂!你小子!见了叔叔也不叫一声!”

“那好吧”克里斯回过头笑了笑,露出了他几颗白色的牙齿,接着又抿着嘴跑到高大的中年男子旁边耳边“汉斯叔叔,别忘了前几天偷爷爷的那些钱。”

说罢,他就朝远处跑去了。

“克里斯,你个臭小子!总有一天你叔叔我要杀了你的!”

汉斯面红耳赤地一边大声叫嚷着。


一边又混入了人群里。












“克里斯呢?”

“鬼知道他。”















“你在想什么?”

“十几年前。”

狗屎一般糊住了的脑浆突然喷涌而出,溅在了白色的衬衫上,混杂着鲜血,淋漓地描绘出男人身体的肌肉轮廓。

“十几年前,我屠杀了整个小镇的事情。很久了,久到我以为我从来没有做过。”

他那双硕大无朋的眼睛,望着远方,像是望着他的故乡。











“你没吃晚饭吧?”

“铛铛铛!”

克里斯一副得意的表情,迅速地从背后拿出了一个黄油面包。然后自作主张地准备递给面前的男孩。“这可是我特地给你偷的,可不要太感谢我的噢!”

梅苏特摇了摇头,用手推开了面包。

显然,对方对这个反应失望极了,他的鼻子里不由自主地发出了一声轻响,接着就是沉默着坐在男孩旁边的空地上。








“你叫什么?”

“梅苏特。”

“梅苏特你好呀!认识一下,我叫克里斯蒂亚诺·罗纳尔多·多斯·桑托斯·阿维罗,你叫我克里斯就可以了。他们都这么叫我的。”

“他们?”







“警长,十二点钟方向。两个SS级变种人。”对讲机里传来了一条讯息。

克里斯简单地回复后。

脑子里一个想法突然一闪而过,他拍了拍自己的脑门,又忍不住骂了一句。

十几年前,我他妈真该就杀了他。









克里斯不见了。

妈妈急的到邻居家询问,可依然没有结果。

女人走在从田野回家的道路上呼喊着克里斯的名字。这时,呼声突然停止了。

一把刀插在了女人的气管上,穿喉而过。

她捂着喉咙,痛苦地挣扎着,却终究是慢慢地倒了下去。

鲜血流了一地,在夕阳下面熠熠生辉。

男孩面无表情地蹲了下来,用手轻轻合上了她的眼睛,然后继续走上了女人来时的路。










“该走了。梅苏特。”

“条子要来了。”

一个戴着墨镜的男人断断续续地打开着打火机,看了一会儿火苗又关上了。金属碰撞的声音回荡在静默的空气里,响声越来越频繁,也代表着男人的心理越来越急躁了。

他们不是害怕条子,只是害怕一群条子。

“好了好了,马尔科,不用着急的。”

男人边理着新换好的衬衫边坐进了车里。

马尔科定了定神,随手把打火机从窗口扔了出去。

像他俩熟悉的那样,尸体燃烧了起来。











TBC.
















  70 26
评论(26)
热度(70)

© 此号已注销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