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来者不拒全互关。
也不是矫情,就是会有安全感。

 

最后情诗


*由一张海报引发的脑洞联想

*罗根x韦德

*笔者不才,诚惶诚恐。





一堆石头。



这本是没什么意义的,比如说一堆石头。我极力地告诉自己,韦德你太多愁善感了,或者说是愚蠢至极。他比你幸运多了,他尝到了死亡的滋味而你却永远不能………然后收起你假惺惺的模样,否则他一定会在地底下嘲笑你。




树林里突然窜出了一只野兔,它红色的眼球沉陷在夕阳里,像一张血盆大口在吞噬着什么。当它看到我那张脸的时候(我想是这样的),白色的毛发剧烈抖动了几下,呻吟了几下就向远处跑去了。




你们能猜到的,接下来的剧情是——韦德用枪杀死了这只兔子。也许还会加个定语,类似于不知好歹的兔子。说实话,我一点也不想这么做,在那么安静的环境里打一枪就像是在开会时你突然放了一个/屁,说不定从此以后你会被同事孤立。




反正就是这种独自的时候最难熬,讲话本来就是讲给别人听的,既然不能停止讲话,那就随便找个参照物。所以我就把兔子的尸/体搬了过来,血迹趿拉了一路,鬼知道这只兔子的血量怎么那么大。




我本想坐在那堆石头上,可惜楞得我屁/股疼。所以我只好坐在地上,也罢可能是地底下那人故意的,虽然死人最听话,可我依旧相信他的倔脾气并不会因为生命的消散而泯灭。是吧,小狼狼?我多了解你。



兔子竟然还没有死。



这简直是上帝对我的挑战。




说到这我想起了一件事——大概是很久了,我也不记得了,罗根你还记得不。哦你肯定不会记得的,你不是经常失忆的嘛。你有可能连自己活了几年都算不清了,我好打包票你这个毛绒绒的老头。





好了,我记起来了。五年前,我俩干蠢事儿的时候,真不容易,竟然能有天和你联手。去一家公寓里抓人,没想到遭到了偷袭,子弹真是密得跟针一样,可我们竟然一点感觉也没有,一点血渍也没有。*





你当时用你那种标志性的低沉的声线说:“韦德,是上帝帮我们挡住了子弹。”
“噗噗噗罗根你从未如此幽默。没想到你竟然会相信这种,如果是……”
“我总觉得大概他在提醒我们存在不仅仅是杀戮,也可以是用善意的方式拯救或者其他。”
我止住笑,盯着你严肃的半张脸。
“这不需要提醒,你我都清楚。不过是有时懒得做罢了。”
然后我吹起口哨,你付了酒钱。




然后的然后,我们分道扬镳。





兔子终于死了。


我拾起了僵硬的尸体,像是捧起了一张脸。


我觉得凯尔特人的信仰很合情理。他们相信,我们的亲人死去之后,灵魂会被拘禁在一些下等物种的躯壳内;例如一头野兽,一株草木,或者一件无生物,将成为他们灵魂的归宿,我们确实以为他们已死,直到有一天——不少人碰不到这一天——,我们赶巧经过某一棵树,而树里偏偏拘禁着他们的灵魂。于是灵魂颤动起来,呼唤我们,我们倘若听出他们的叫唤,禁术也就随之破解。他们的灵魂得以解脱,他们战胜了死亡,又回来同我们一起生活。*




我把脸贴在兔子沾满血渍的脸上。





我给你写了一首诗——But if thou live, remebered not to be.Die single, and thine image dies with thee.
你若活着,却不愿被人记起,
那就独自死去,同你的肖像一起。*











*来自昆丁的电影《低俗小说》改编情节
*来自普鲁斯特《追忆似水年华》
*来自莎士比亚《十四行诗》



END

  15
评论
热度(15)

© 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