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来者不拒全互关。
也不是矫情,就是会有安全感。

 

如果sherry是这样遇见gin的

(我指灰原哀)


我在美国的时候,只有十四岁。

那时我的天空还是蓝色的,我的世界还只是和其他孩子一样明敞敞的全是太阳撒下的金色。

我快乐的童年其实就是截止到那一年,不,准确来说是那一天。也许是那一刻吧,我的世界就被一个人涂成明晃晃的灰色,间而就像是发了疯得越来越深直至变成黑色为止。

所以,我想我是很恨他的。我恨巴不得去把我的痛全给他。我恨地巴不得立马从这个世上消失。但是,毕竟我不是无牵无挂。那时的我还有我的姐姐。和曾经那个回不去的少年。

四年前的事仿佛如昨天般令人无法忘却。“吱”门被推开的声音,那时我早就是个独立的孩子了,我的家,只是算不上是家的房子而已。里面就住着我一个人,每天我也只有一个人走来走去,无论是上学也好放学也罢。



但那天却不一样。


一进门的我早就习惯了去房间打开电脑去看看姐姐或是爸爸妈妈的邮件,就好像跟他们对话一样,这种感觉真的很棒。


一个男人站在窗边,透着玻璃一直盯着雨滴看着,固执的像个孩子。一头金色的短发在这个狭小而微微潮湿的房间有点不搭。一米八的身子穿着黑色的风衣,但脚上却踏着一双粉色的拖鞋。这个好像是我以前买大了的。怎么被他穿着。还真是滑稽啊。

于是我深呼吸了几下。轻轻问了句,先生,请问……

还没说好,那个人就转过身来了。他不说话,只是拿起了放在床边的帽子,然后带了上去,还故意压低了帽檐。宮野志保吗?他用他的声音哼了句。


嗯。找我有事吗


他没回答只是坐在了我附近的床沿上,然后示意我坐下。可当时的我却没有坐下,而是用高一分贝的声音说了句,找我有什么事,这位先生。

你知道我是谁吗。

你不说我怎么知道呢


Gin,我的代号。


我问你名字,不是代号!



那时的我果然是蠢啊,连代号都不知道。只是一味的想刨根问底,这么多年在组织我总算是知道,有些事不是你该问的就不要去多问。不然惨的是自己。



他散碎的刘海遮住了眼睛,根本看不清整张脸。不知怎么的在年幼的我眼里竟然是认为他觉得自己很丑要拿个东西遮住,不让人看到。想着想着我就笑起来了。Gin当然是觉得我莫名其妙,但他还是保持一贯风格,很淡定地说了句,你怎么了?


我不知哪来的勇气一步冲到他的面前,一下子掀开他的刘海。出乎意料的是那张脸意外的英俊,好像我从来都没见过这种脸。怎么说呢,有种抑郁,孤单和孤傲气息混合起来的脸,连我自己都快被吸引了进去。


我就这样呆呆的望着他,手就僵在那里。很舒服,他的头发很软。就像刚洗过的衣服很舒服。手仿佛不听使唤的僵在那里。我们就保持着这个动作大概三十秒。然后他静静地用手拨开我的刘海。不知他是觉得我怎么样吧。这就不管了。


大概,我就记得这些了。






  24
评论
热度(24)

© 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