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来者不拒全互关。
也不是矫情,就是会有安全感。

 

北路车站



*这是一个各取所需的故事。



它来源于生活。

L



林涛忘带伞了。

他看着公交车外面的雨点越来越大,内心莫名有些烦躁。车里气氛有些压抑,就像一个被压缩的气球,让人喘不过气来,脑子缺氧性空白。

这是他第一次坐校车。强调这一点就是想说他偶尔才会坐校车,或者他以后永远都不会坐校车了。

林涛看了看四周,一个熟人也没有。每个人都拿着把伞,却又一副心事重重的样子,搞的他很心累啊——明明是我没带伞,你们都有伞还一副臭脸,是要闹咋样?

雨势越来越大了,林涛随着雨点声的清晰入耳开始变得不安。他捏了捏鼻子,换了个坐姿,朝旁边的一个人装作自来熟的样子问了句,“你哪站下的,兄弟?”

那个眼镜小哥暼了他一眼,就立刻又演算起了导数题。“人民路口。”

“哦,那,不打扰你了。对不起啊。”林涛有些尴尬地收起了笑容,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有些无奈地转头看起了窗外。他不是恶意推测他人的人,可旁边人的反应确实让他有些失望。




接下来的五分钟里他分别问了,前面的小女生,后面的胖子兄弟,过道里站着的男屌/丝。无一例外的,并没有人能成为他救命的稻草。

所以,当他到站了的时候,他已经做好了视死如归的准备。大不了嘛,到舅舅家把衣服吹干不就得了。

林涛把衣服上的帽子戴好了。

这个过程当然需要准备一下,比如说活动下筋骨,冲的时候可以更快一点,比如说吸几口气,面对磅礴的雨势总得有些心理铺垫。





Q

校车上的人并不多,无非就是来来往往的几个,于是大家在无形之中达成了一个共识——关于位置固定。

今天秦明像往常一样上校车的时候,却在自己的位置上看见了另一个人,而且这张面孔他似乎从未见过。

秦明理所当然的能知道他是个新来的,不过也没什么感触,除了觉得这个人一来就会打破这路校车原本的规则。他一向习惯旁白戴眼镜的同学安静做数学题也不跟他讲话,让他看书的时候乐得清闲。所以感觉有些麻烦。

他在第五次被旁边聊八卦的女生吵到把书合上后,终于决定放弃看书了。

注意力无处安放,就被雨点声吸引力过去。一股恶心的熟悉感从大脑深处翻涌上来,他的呼吸开始混乱,就像处在溺水的状态下。记忆线强制扭曲到多年前,仿佛要将他整个人淹没和吞噬。





他闭上了眼睛。






“你哪站下的,兄弟?”一个声音打断了不堪的思绪,注意力终于找到了新的载体。

是那个抢了自己位置的人。秦明歪头看着他一副嬉皮笑脸的样子,和被冷漠回应后一串不知所措的动作,不难判断——他一定没带伞。

秦明挺直了腰板儿,偷偷打量起那个人的背影。嗯,看上去大概是一米八五左右;没穿校服,大概是高二或高三;没在写作业,应该就是高二了。进行了一系列推理后,秦明得出了结论——

他是一个应该还挺帅的,一米八五左右,受女生欢迎,待人热情,干活积极,成绩应该不太好,会打篮球的高二某班体育委员。

直到后来,秦明才知道自己没猜全中。林涛成绩还不错。

车到站了。秦明回过神才发现雨势磅礴,他皱着眉头深吸了一口气,又颤抖地呼了出来,重心不稳地走到车门口。




L







一把黑色的没打开的伞出现在了林涛身体的右侧。

林涛一愣,然后顺着伞柄看过去。首先出现在视野里的是一排整整齐齐的纽扣,接着是下巴,最后是完整的一张脸,一张表情僵硬的脸,似乎在难受的憋着要放/屁。

他眨了眨眼睛,挥了挥手,有意无意地透露出一股傻气,想缓解这尴尬的氛围。可对方好像懒得搭理,撑开了伞,示意可以一起,就自顾自地走了。








“谢谢你啊,兄弟。”

“我高二的,你呢?”

“高二。”

“哟!这么巧啊。我叫林涛是三班的。”

“嗯。”

“那你呢?几班的?”

“一班。”

“哇你实验班的,牛/逼啊大学霸啊!”

“我到了。谢谢你啊大学霸!后会有期。”





Q




林涛走后,秦明小声地咕哝了句。

“后会有期。”



TBC.

  41 1
评论(1)
热度(41)

© 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