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来者不拒全互关。
也不是矫情,就是会有安全感。

 

春风沉醉的晚上



背景:文化大革命

郁达夫小说集《春风沉醉的晚上》引发的脑洞






    那年春天的雨连续下了很久,无论是窗玻璃的缝隙里还是过路人的皮鞋上,都带着些许细小的水珠,混杂着尘埃和泥土。

      陈深在确认了三次病房门号后,深吸了一口气,轻轻地推开了门。一股淡淡的消毒水味儿顺着门把手扑面而来。他揉了揉鼻子,又整理好衣冠和被风吹乱的头发。定了定神,才踏进了病房。

      
       没有声音。

       病床上的人在睡觉。

       陈深坐在旁边的床上盯着唐山海带着伤疤的侧脸。他想起了一个月前收到的电报,唐山海先生在上海遭到了批斗。还有报纸上的报道,资本主义的走狗,活埋,灭亡等字眼比比皆是。


       雨水敲打在玻璃上,引起了密集而轻微的震动。冷空气迅速准确地穿过狭缝吹进病房里,有些凉意。

     

       唐山海比他们初见时更瘦了,可他坦然的样子却没有变。难怪的,他做什么都很坦然。陈深垫了垫他的被角,在虚空中抚摸了一下他的脸,然后做贼心虚似的赶紧放下了。

       他知道很多事情已经结束了,就像塑料片然后凝固后的模样,他们之间的爱情从年少时的无心到一路跌撞地走到现在,能过的坎都过了,按理说应该无所畏惧了。至少1966年的时候他们还这么想过。

        陈深的眼泪没有流下来,他只是红着眼眶。双手颤抖地拿出了大衣口袋里的领带,想整整齐齐地摆在唐山海的枕头旁边。他的手不受控制般地打着颤,所以领带总是不能叠得方正,总是在轮回地错置,仿佛他们的人生,一直在找圆圈点上的切线,却从未成功过。


         黄昏的黑影已经爬上了电线杆子,爬过了山坡,爬过了森林。街道上满是愚昧之人的哭笑,他抬头望向窗外,杳无人烟的地方有两只麻雀在白天与黑夜的交界处盘旋。

   
       

注:结尾暗示唐已死。



  29 9
评论(9)
热度(29)

© 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