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来者不拒全互关。
也不是矫情,就是会有安全感。

 

淮南



甜奶cp衍生
裴尚轩x余淮
占tag抱歉

改一下设定 

裴尚轩的数理化很好(虽然这个很扯淡啦,但我就是喜欢看两个数学学霸谈恋爱(*/ω\*))

————————





「橘生淮南则为橘下面一句是什么呀?」



「唉这都不记得啦,生于淮北则为枳啊。」




sideA

    余淮知道,裴尚轩笑的时候总是把嘴张大,拼命挤出鱼尾纹,幅度很夸张,就好像深怕别人不知道他在笑似的。

    但是在后来的挺长一段时间,在他看到叔本华说外在的充盈实质为内心的空缺的时候,他感觉自己好像突然有点懂裴尚轩了。于是他盯着那行字发了好一会儿的呆,也不知怎么他想打给裴尚轩一个电话。

    手有点抖,拨号盘上的数字熟悉得让人不知所措,一连串的。他总害怕对面突然来一句「是你呀。」他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该说些什么,他在脑海里反复地尝试用不同的办法回答,不同的方式回应一个还未拨出的号码。

  




    他一直觉得他和裴尚轩是最好的哥们,那会他俩坐前后桌,物化作业不用说,数学周考更是强强联手,合作得那叫个愉悦。裴尚轩还带他一起去数学老师办公室偷卷子,提前写作业写到飞起。

    那个时候,每天确实是挺无聊的,可现在有了自由,却又总想回去回到那个时候,再见一次那个时候的裴尚轩。

   

  

     哪怕一次也好啊。

   

     余淮无数次这么想过。

    
   

     前天余淮去公司旁边的地铁站的时候,在门口那个楼梯下去的时候,看见了电梯缓缓上行,裴尚轩低头玩着手机,旁边站着一个小女生不知道在说什么。反正他笑了,她也笑了。

    还是那种夸张的笑容,一模一样。整个鼻子都起皱的那种。

    余淮不敢多看,生怕被他发现了。其实他大可不必这样的,他和他无冤无仇,只不过是关系淡化了,也不是什么情感的纠纷。

   这么看来,这一切至始至终都像是余淮一个人的自导自演。




    当走进地铁站的走廊的时候,他还是忍不住地想,如果当时自己向他打招呼了,他是会和从前那样拍拍他的肩膀说,老弟呀好久不见,是不是又胖了?还是说他只是沉默地露出一个尴尬的笑容,转过身当做什么也没有发生过呢。

    余淮有些烦燥,空调的冷气突如其来地一吹。他理了理头发,尽量让自己变得看上去很无所谓的样子,然后一路小跑地赶上了二路线。



sideB




    现在所得的一切都让裴尚轩患得患失,他觉得对未来没什么期待了,如果能保持现状就是最好的安排。这段时间他过得真的很好,包括升职加薪还有身边不缺乏女孩追,那段时间他压根就没有机会再去回想余淮这个人。

    那天他在知乎上被邀请了回答一个问题「理解橘生淮南则为橘,生于淮北则为枳,这句话」。他不知道那个不认识的人为何要请自己回答这个问题,这简直就像一个胡闹的恶作剧,他摇了摇头,写了四个字「自行百度」。




    裴尚轩自认为不会煽情的。可没想到,盯着这行句子,他竟然开始了回忆。记得成人仪式上余淮穿了黑白的格子衫,记得国旗下讲话的时候余淮的话筒说到一半没电了,记得校园艺术节上的话剧表演,自己的高中生活竟然过半的都是余淮。很想笑,真不知道余淮这个傻小子过得怎么样。

    裴尚轩不记得有多久没有和余淮联系了。应该很久了吧,久到他都记不清了。

    为什么呢?也好像没有什么原因。就突然断了,也没什么聊的了,各自在各自的路口转弯前行,没了交集。




    前天裴尚轩看见了余淮,老远他就盯着他看。他觉得余淮那傻小子应该没有看见他,他还是傻傻的头发,衣服也和从前差不多,整整齐齐干干净净,一副好学生的样子。

    其实裴尚轩挺想和他打个招呼的,就像从前那样搂个肩膀什么的,可他发现自己做不到了,想说的话在电梯上行到他附近的时候就开始哽咽,他只好拿出手机,装作没看见的样子,顺便和女孩聊了几句。


    笑容仿佛只是为了证明给别人看,我过得很好。至少那一个瞬间,连裴尚轩自己都觉得这个笑容很假,很虚伪。




    裴尚轩出地铁的时候特地回头看了一眼,那个傻小伙子没有回头,只是慢慢地消失在他的视野里。






TBC


  36 16
评论(16)
热度(36)

© 我这么差劲的人都高三了呵 | Powered by LOFTER